首页     教育交流       留学服务     人才工作        汉语推广 Study in China 联系我们
首页 > 德国教育动态 >

德国各大政党竞选纲领主要科教政策一览

发布日期:2017-09-11  浏览数:493  信息来源:YW
 
924,新一届德国联邦议会大选投票将正式举行。各主要政党都认识到好的教育纲领对能否赢得选举将起到重要作用。为此,各党在施政纲领上针对幼儿园、中小学、高校和职业教育等各领域大做文章,建设最好的学校优质教育最好的教育和职业培训世界最好的教育等口号占据了各党选举纲领的主要标题。
本文针对基民盟/基社盟(CDU/CSU,当前执政联盟)、社民党(SPD)、左翼党(Die Linke)、自民党(FDP)、绿党(Grüne)、选择党(AfD,右翼)等主要参选政党针对教育和科技领域的选举纲领进行了总结。
一、全局性教育政策
执政联盟认为自己是优质教育和职业培训的保证。基于其本执政任期内取得的如教育经费投入连创记录、修订《基本法》扩大联邦资助教育权限、继续推进高校精英计划等大量改革成果,联盟表示未来将保持现有道路不变,政策的重点将是在基础、职业和高等教育及师资培养等各领域全面推行数字化教育”。社民党则表示将进一步减轻学生家长在教育费用上的负担,尽力实现全面免费的教育
左翼党认为当前教育体制中仍然存在较大社会阶层差距,因此着力在促进教育公平上做文章,提出的措施包括努力增加教育工作者的数量等。绿党亦认为,当前学生前途更多受家庭出生所决定,而不是勤奋和天赋。在我们社会中工人家庭的小孩想要往上发展如此困难,这是一个丑闻”。为此,绿党希望通过参与教育使每个人获得追求美好生活的机会
自民党为了重返联邦议会,尤为倚重教育政策。该党提出未来将德国的教育经费支出提升到经合组织(OECD)国家的前五强。选择党则继续奉行右翼民粹主义方针,施政纲领包括如“不为学校中的穆斯林学生提供任何特殊权益”等。
二、学前教育和基础教育
执政联盟提出分别针对后进学生和天赋较强学生群体提供更多支持措施,加强不同类型学校间的融通性,并将文理中学这一德国传统的学术型人才成长通道的中学类型发扬光大。社民党将致力于投入更多经费提升幼儿园质量,并通过法律保障每个孩子获得全日托管的权利。此外,该党还提出加强学校校舍和设施的建设与维护,并倡议为此建立一个“国家教育联盟”。
左翼党提出优化幼儿园的托管模式,以及建立和推广“不让一个小孩掉队、保证社会公平”的“全科学校(Gemeinschaftsschule模式。绿党提出希望联邦政府每年至少提供三十亿欧元经费用于改进和拓展早期幼儿教育课程
自民党则更注重在学校推行市场经济模式的解决方案,如赋予教育机构在组织、预算、人员和发展重点选择等方面更多自主权,“以一个透明的质量竞争模式,来力求取得最好的教育成果”,给予幼儿园员工更好的待遇,对非公立学校提供同等支持等。选择党希望建立一个完全以学生天赋和能力作为区分标准的学校体系,拒绝学校教育中包含任何意识形态因素。
三、高等教育和科研
执政联盟提出,在联邦和各州《高教协定2020》到期后继续与各州就提升教学质量、打造数字化创新型大学和应用科技大学等领域密切合作,到2025年将研发支出提升到国内生产总值的3.5%(目前为3%),通过税收减免的方式提供20亿欧元的科研经费资助。社民党希望进一步改善高校基本财政状况,并以增加联邦贷学金(BAföG)等形式为大学生提供更好支持。
左翼党建议把当前执政联盟用于“精英战略”的经费纳入到高校基本财政经费中,使其能用于高校基本建设,并提议把联邦贷学金最高资助额从目前的735欧元/月提高到1050欧元/月。绿党亦提出拟扩大联邦贷学金的受益面,并建议启动“联邦-各州大学生居住行动计划”,改善当前大学生居住困难的局面。
自民党也提议提高大学生贷学金额度,并建议高校引入后付学费模式,即高校收取学费,但大学生可在毕业以后再补缴纳学费。选择党提议重新引入德国传统的高教学制(DiplomMagister),取消博洛尼亚进程以来的学士、硕士两级学位分段学习,并认为德语应作为教学和科研语言得到保留
四、职业教育
执政联盟呼吁为双元制学徒提供更多和更新的上升通道,特别是为那些没有取得高中和大学文凭的青年人创造更具吸引力的职业生涯发展前景。为此,联盟提出将提供额外的咨询及量身定做的支持和培训措施来进一步增强职业教育吸引力,扭转职业教育相对学术教育吸引力下降的趋势。社民党的态度更加明确:职业教育和学术教育具有同等价值!。其具体措施包括致力于保障每人都能得到双元制职业教育的岗位,加强职业教育和学术教育间的双向融通性等。该党还认为应通过一个职业学校协定来推进立足企业实践的职业教育的现代化。
左翼党要求所有企业都应参与到职业教育资助,以保证提供足够高质量的学徒岗位,并提出增强学徒权益保护,学徒应(参照企业最低工资标准)获得足够的报酬,在企业中得到更多参与决定的权利。绿党也提出实现为每人都提供培训岗位的保障,并希望经济界承担起更多参与职业教育的义务。
自民党认为:相比学术教育人才,德国需要更多接受过双元制职业培训的专业人才。为此,该党提出增加职业教育中的数字化内容及建立职业教育的精英计划等举措。选择党也对高等教育毕业生日益增加的趋势持反对态度,认为应让师傅取代硕士Meister statt Master)。
五、教育主管权限分工
多年来,德国《基本法》界定文教事务属各州权限,这一条款实际被看作是联邦与各州在学校教育事务上的合作禁令。下一任期内,如何应对这一条款,增加联邦政府在学校教育事务中的权限,也成为各党争论的焦点。执政联盟态度相对保守,认为“学校教育按照基本法规定仍将是各州管辖,联邦政府应与各州保持频繁对话,共同确定在教育政策领域面临的共同挑战,并共同推动解决。社民党则希望通过修改《基本法》相关条款,突破并最终全面取缔这一合作禁令,从而为联邦政府创造更多直接向学校提供协助和财政支持的空间。
左翼党也认为“合作禁令”是实现各州教学水平均衡和可比的障碍,为此,应在《基本法》中确定将公共教育投入作为联邦和各州共同的任务。绿党也支持突破教育联邦制的桎梏,促使联邦和各州共同承担责任,实现各州学校教育毕业文凭的可比化。
自民党认为“合作禁令”是歧途。推进教育体系的全面现代化是全社会共同的任务,是超出各州和地方能力的重负。为此,未来应当突破意识形态和官僚体制的制约,形成更多统一的教育标准和具有可比性的教育文凭。
只有选择党在竞选纲领中未对这一领域提出具体设想。

驻德使馆教育处

中国驻联邦德国使馆教育处
Abteilung für Bildungswesen der Botschaft der Volksrepublik China in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